m13568120004

诚信

诚信 - 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-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


     政府没有诚信意味着天都歪了


   政府是公权、公义、榜样、权威的化身。政府如果没有诚信,是天大的不可思议。然而今天普遍存在的政府欠债不还,没有能力还,却在真实地演绎这个天大的不可思议。在中国不讲基本诚信的,为什么首先偏偏是衙门。让当事人无奈,让思想者无语。

现在工程界普遍存在这样一个问题,就是政府欠的债讨不回来。有的公司甚至愿意付20%-30%的代价,只求早日讨到政府拖欠的债。全国上下,特别是中西部落后地区,到处是要求政府还债的讨债声,也到处是讨不了债的埋怨和无奈。很多供货给政府,或者是给政府做工程的中小企业,已经被政府拖欠给窒息了,有的是拖死了。政府无诚信,已经是活生生的现实。某种意义上讲,政府已经成为不讲诚信的代名词。政府的公信力和形象,在欠债不还中丧失殆尽。

中国是一个权力经济社会,政府是最大的经济体。政府诚信的丧失从根子上基础上扰乱了整个社会的经济基本秩序。连政府都没有诚信,这个社会还会有什么诚信可言。政府失去诚信,是公权最大的耻辱,民族最大的悲哀。

按理说,中央政府应该使尽全身之力去解决影响政府形象、威望的欠债不还的问题。没想到的是中央政府的出招竟然是在这个问题上与地方割断关系,中央政府不管地方债务,或者地方债务与中央政府无关。事实上,中央政府对地方债务的失控、泛滥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。地方政府终归是中央政府管的,中央政府有什么理由对地方债务置之不理呢?这是严重的推卸责任。

而对于债务如山的地方政府而言,债务的形成一般都是往届政府积累起来的,不是后任所为。而对于后任而言,在经济下滑的总体情势下,要落实本届政府的财政收支平衡,养活人头都非常困难,哪有余钱去还前任们欠的账。曾几何时,在GDP指标和个人利益驱动瑞大力量的驱动下,地方政府没有什么债不敢借,没有什么钱不敢用,中国的地方政府官员们,成了天下权力最大、责任最轻甚至可以说不需要负责任的神仙。多少人在其中大富大贵,政府却在其中背上了沉重的、超出自身偿还能力界限的债务。然而政府所欠的债只能找政府要,前任拉的屎,后任要收拾。政府责任,成了大部分地方政府最大的无奈。现任政府官员,是无辜的,然而却必须承担责任和骂名。这的确不公平,然而什么时候又公平过呢!

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到底有多大?摆在桌面上的数字有3个。国家审计署2011年的审计结果显示,截至2010年底,全国地方政府的相关债务达10.7万亿元;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表示,估计目前各级政府总债务规模在15万亿—18万亿元;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最近透露,地方政府负债估计超过20万亿元。对官方的数据可信度是非常低的,只能信一半。而本人认为,项怀诚 “20万亿”大约只是中国地方债务的1/3,中国地方政府债务不会少于中国一年的GDP数据(2013年为9﹒24万亿美元),大约60万亿。这只是本人的估计,权当一种研究参考。而至于到底有多大呢?只有天知道。你懂的。然而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是,中国已经深深陷入深刻的地方政府债务危机之中。遍天下的政府债权人,正在咬着牙忍受着政府欠债不还的困境之中,一批又一批企业将会在“拖欠”中倒闭。

地方债务的埋单者是谁?可以明确的回答,一定是老百姓。官债民还,这是炎黄社会铁打的逻辑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政府不是直接的生产者,政府不创造价值。因此政府的债务只能由百姓来还。政府债务,本质上是人民的债务。

听说财政部今明两可能会允许地方政府发2万亿地方债券,以缓和一下政府的债务困局。然而可以明确地预测到,只是杯水车薪,解不了渴。在政府债务的所有债主中,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得到偿还,大部分人仍然不得不忍受地方政府债务引来的痛苦,其中相当一部分债主一定会被拖死。

未来三年是地方债务的偿还高峰期,如何化解地方债务危机,能否化解危机,政府能否摘掉无诚信的帽子,历史会作出回答的。而个人认为,这个危机将会持续十年以上,因为危机的化解超出了权力经济的能力。意即如果经济体制没有革命性的创新和变革,政府的债务危机危害将会持续下去,政府不讲诚信的帽子是摘不掉的。

而对一个社会而言,如果政府失信于民,意味着连天都长歪了,整个经济从本质上讲一定是一个没有诚信,无有秩序可言的大混沌。而无诚信、无规则、强者通吃,一直是我们炎黄部落的从古到今没有变过的铁律。

作者:李从国 经济学博士,《世界经济发展宣言》执笔起草人、中国国有企业改革“抓大放小”理论首倡者。

 

诚信 - 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-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

 

评论